从人民电影院到宁波影都 从2家影院到80多家

2019-03-15 15:10

  宁波影都在老影迷心中是一个挥之不去的梦。在向记者讲述宁波影都“前世今生”的过程中,郑善明接了个业务电话,对方是来询问包场事宜的,郑善明耐心地予以解答。“如今的影院跟以前不一样了,除了放电影,我们还要拼服务,有观众会在影院举行求婚仪式、同学会,还有各级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会来开展电影党课等……”郑善明说。这位60后的影都经理,见证了宁波电影市场的不同发展阶段,而从他的讲述中,也可以窥见改革开放40周年来宁波人文化消费的快速发展。

  ●2009年,宁波影都进行新建后的第二次装修,扩大规模,改善观影环境,增加了3个影厅。

  郑善明出生于1961年,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年轻的他还没到电影院工作,但那时电影市场的火爆是有目共睹的。“上世纪70年代末,宁波专业的电影院只有人民电影院和开明街上的民光影城两家,但很多工厂的大会场,还有一些剧场、人民大会堂等也经常放电影。”

  郑善明年轻时也常去人民电影院看电影,“经历了十年的文化禁锢之后,那时的电影创作呈现出百花齐放的壮丽景观,涌现了大量佳作,如《小花》《牧马人》《喜盈门》《庐山恋》《少林寺》等,影院售票处常常排长队,票价也便宜,一般是8分、1角2分或者1角6分。”郑善明回忆说。

  1988年,因建造江厦公园,原位于江厦街上的人民电影院拆迁重建于战船街,于1991年10月建成开业,更名为“宁波影都”。据介绍,新建成的宁波影都被设计成“三江口一艘正准备扬帆起航的船”,纯白、醒目的墙面颜色,22米的大跨度悬式结构,整体既美观又时尚,这一建筑曾获国家、省、市三级设计大奖。当时的影都有两个影厅——888个座位的百花厅和300个座位的友谊宫,其中百花厅还拥有当时全省最大的银幕。此外,新建成的宁波影都还有宁波第一家豪华舞厅、卡拉OK厅以及配套的餐厅、宾馆等,是当时宁波最大的综合性文化消费场所。

  郑善明是1996年到宁波影都工作的,那也正是电影市场走向低谷的下坡期,在1998年票房最差的那段时期,宁波影都甚至发动全体职工推销电影票、拉团体客,这与上世纪80年代的“一票难求”简直是冰火两重天。

  分析这其中的原因,郑善明认为一方面是影院受到卡拉OK厅、保龄球馆等各种娱乐项目的冲击,而且电视节目也越来越丰富;另一方面是优秀影片不多,当时进口大片还很少,国产片除了张艺谋的影片等少数片子外没啥吸引力,于是走进影院的人越来越少,一些县城的影院甚至关门了。

  1999年,在影市的低谷期,宁波影都进行了建成后的第一次改造,包括把友谊宫拆掉等。正在改造期间,宁波影都接到了一个好消息:将成为第十届中国(宁波)金鸡百花电影节主会场,承担起电影节观众见面会及电影放映等任务。为了办好电影节,当时市政府也再度出资改造宁波影都,把原影都分割成两层,小影厅增加到5个,真正实行了多厅化。

  “2001年10月金鸡百花电影节来宁波举办,而且是第十届,所以盛况空前,王祖贤、吴彦祖、黎明、张信哲、辛晓琪、迪克牛仔等平时只能在银幕和荧屏中看到的大明星,以及著名导演、知名影人等齐聚宁波,让市民真正享受了一回电影文化的盛宴。”郑善明说。

  从2000年开始,全国电影市场又迎来“牛市”,这主要是因为院线制的改革推动了影市的发展。宁波影都率先加入了上海联和院线。与此同时,看好宁波电影消费潜力的各条院线也纷纷进驻甬城,如时代电影大世界、万达国际影城等。

  几乎每一次现象级大片的出现,都会引发新一轮的影院建设,最典型的便是美国3D大片《阿凡达》。“《阿凡达》开始放映是2009年12月16日,当时我们影都只有两个3D影厅,场场爆满啊!我们5个售票窗口前几乎天天排起长队,就这样连续放映了两个多月,春节过后还在放。《阿凡达》的引进开创了影院的3D时代。有的观众为了追求极致的视觉效果,甚至去上海看IMAX巨幕版的放映,当时宁波还没有IMAX巨幕影院,但现在宁波已经有好几家了,电影技术的发展实在是太快了!”郑善明感慨道。

  “目前全市已有影院80多家。影院的增长极大地方便了老百姓看电影,现在电影观众的年龄段也变宽了,以前我们认为18-30岁是看电影的主力人群,现在扩展到了18-40岁。随着《芳华》《战狼》《我不是药神》等优秀国产片接二连三地出现,老年观众群体也走进了影院。”但同时郑善明也理性地看到,“目前,由移动互联网终端大范围普及所带来的用户增长以及流量红利正逐渐萎缩,增长‘瓶颈’已经出现”。

  他给记者分析了网络时代电影消费的特点:“有一个现象你发现没有?新影院都建在商业综合体里面,观众在里面可以吃喝、购物、娱乐等,像宁波影都这样老牌的单体影院在全国已经很少了。影都这么多年来能一直屹立在三江口,跟它在宁波人心中占据着特殊的地位是分不开的,曾经有一项调查显示,宁波影都被市民票选为‘最受欢迎的放映场所’。2012年,宁波影都的全年票房收入达到3000多万元,进入全国百强影院之列。当然,光有情怀是不够的,必须得跟上时代的潮流,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网络时代的电影观众与以前不一样,以前的观众是提前来到影院,在售票窗口买了票再等着看电影;现在观众都是网上买票,然后掐着点到影院,看完电影就走人。所以,如何延长观众待在影院的时间也是我们在动脑筋的事。2017年我们又进行了一次全面升级改造。如今,在宁波影都,观众不仅看电影,还能看到种种电影文化,这里还有书店、小剧场、培训场地、酒吧等,是一个集休闲、娱乐、餐饮、社交于一体的多功能文化综合体。”

  宁波影都在老影迷心中是一个挥之不去的梦。在向记者讲述宁波影都“前世今生”的过程中,郑善明接了个业务电话,对方是来询问包场事宜的,郑善明耐心地予以解答。“如今的影院跟以前不一样了,除了放电影,我们还要拼服务,有观众会在影院举行求婚仪式、同学会,还有各级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会来开展电影党课等……”郑善明说。这位60后的影都经理,见证了宁波电影市场的不同发展阶段,而从他的讲述中,也可以窥见改革开放40周年来宁波人文化消费的快速发展。

  ●2009年,宁波影都进行新建后的第二次装修,扩大规模,改善观影环境,增加了3个影厅。

  郑善明出生于1961年,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年轻的他还没到电影院工作,但那时电影市场的火爆是有目共睹的。“上世纪70年代末,宁波专业的电影院只有人民电影院和开明街上的民光影城两家,但很多工厂的大会场,还有一些剧场、人民大会堂等也经常放电影。”

  郑善明年轻时也常去人民电影院看电影,“经历了十年的文化禁锢之后,那时的电影创作呈现出百花齐放的壮丽景观,涌现了大量佳作,如《小花》《牧马人》《喜盈门》《庐山恋》《少林寺》等,影院售票处常常排长队,票价也便宜,一般是8分、1角2分或者1角6分。”郑善明回忆说。

  1988年,因建造江厦公园,原位于江厦街上的人民电影院拆迁重建于战船街,于1991年10月建成开业,更名为“宁波影都”。据介绍,新建成的宁波影都被设计成“三江口一艘正准备扬帆起航的船”,纯白、醒目的墙面颜色,22米的大跨度悬式结构,整体既美观又时尚,这一建筑曾获国家、省、市三级设计大奖。当时的影都有两个影厅——888个座位的百花厅和300个座位的友谊宫,其中百花厅还拥有当时全省最大的银幕。此外,新建成的宁波影都还有宁波第一家豪华舞厅、卡拉OK厅以及配套的餐厅、宾馆等,是当时宁波最大的综合性文化消费场所。

  郑善明是1996年到宁波影都工作的,那也正是电影市场走向低谷的下坡期,在1998年票房最差的那段时期,宁波影都甚至发动全体职工推销电影票、拉团体客,这与上世纪80年代的“一票难求”简直是冰火两重天。

  分析这其中的原因,郑善明认为一方面是影院受到卡拉OK厅、保龄球馆等各种娱乐项目的冲击,而且电视节目也越来越丰富;另一方面是优秀影片不多,当时进口大片还很少,国产片除了张艺谋的影片等少数片子外没啥吸引力,于是走进影院的人越来越少,一些县城的影院甚至关门了。

  1999年,在影市的低谷期,宁波影都进行了建成后的第一次改造,包括把友谊宫拆掉等。正在改造期间,宁波影都接到了一个好消息:将成为第十届中国(宁波)金鸡百花电影节主会场,承担起电影节观众见面会及电影放映等任务。为了办好电影节,当时市政府也再度出资改造宁波影都,把原影都分割成两层,小影厅增加到5个,真正实行了多厅化。

  “2001年10月金鸡百花电影节来宁波举办,而且是第十届,所以盛况空前,王祖贤、吴彦祖、黎明、张信哲、辛晓琪、迪克牛仔等平时只能在银幕和荧屏中看到的大明星,以及著名导演、知名影人等齐聚宁波,让市民真正享受了一回电影文化的盛宴。”郑善明说。

  从2000年开始,全国电影市场又迎来“牛市”,这主要是因为院线制的改革推动了影市的发展。宁波影都率先加入了上海联和院线。与此同时,看好宁波电影消费潜力的各条院线也纷纷进驻甬城,如时代电影大世界、万达国际影城等。

  几乎每一次现象级大片的出现,都会引发新一轮的影院建设,最典型的便是美国3D大片《阿凡达》。“《阿凡达》开始放映是2009年12月16日,当时我们影都只有两个3D影厅,场场爆满啊!我们5个售票窗口前几乎天天排起长队,就这样连续放映了两个多月,春节过后还在放。《阿凡达》的引进开创了影院的3D时代。有的观众为了追求极致的视觉效果,甚至去上海看IMAX巨幕版的放映,当时宁波还没有IMAX巨幕影院,但现在宁波已经有好几家了,电影技术的发展实在是太快了!”郑善明感慨道。

  “目前全市已有影院80多家。影院的增长极大地方便了老百姓看电影,现在电影观众的年龄段也变宽了,以前我们认为18-30岁是看电影的主力人群,现在扩展到了18-40岁。随着《芳华》《战狼》《我不是药神》等优秀国产片接二连三地出现,老年观众群体也走进了影院。”但同时郑善明也理性地看到,“目前,由移动互联网终端大范围普及所带来的用户增长以及流量红利正逐渐萎缩,增长‘瓶颈’已经出现”。

  他给记者分析了网络时代电影消费的特点:“有一个现象你发现没有?新影院都建在商业综合体里面,观众在里面可以吃喝、购物、娱乐等,像宁波影都这样老牌的单体影院在全国已经很少了。影都这么多年来能一直屹立在三江口,跟它在宁波人心中占据着特殊的地位是分不开的,曾经有一项调查显示,宁波影都被市民票选为‘最受欢迎的放映场所’。2012年,宁波影都的全年票房收入达到3000多万元,进入全国百强影院之列。当然,光有情怀是不够的,必须得跟上时代的潮流,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网络时代的电影观众与以前不一样,以前的观众是提前来到影院,在售票窗口买了票再等着看电影;现在观众都是网上买票,然后掐着点到影院,看完电影就走人。所以,如何延长观众待在影院的时间也是我们在动脑筋的事。2017年我们又进行了一次全面升级改造。如今,在宁波影都,观众不仅看电影,还能看到种种电影文化,这里还有书店、小剧场、培训场地、酒吧等,是一个集休闲、娱乐、餐饮、社交于一体的多功能文化综合体。”